不要把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

180

我们经常讨论三观,常常被问及关于是非对错的看法,可是如果真的深入展开讲讲又不知从何说起。长久以来我也非常想深入探讨一下个人价值观。何为是非对错,以及如何在生活中把持这杆秤。

在这,我相信很多人都是起始于二极管式的黑白判断——对就是对,错就是错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然而,在成长的过程中,我们不可避免地会接触到灰色地带,我也曾因此感到迷茫。直到我领悟到,世界不仅仅是黑白灰,更多的是五颜六色的世界。毕竟人间自有真情在,宜将寸心报春晖。

小时候,我总是在问什么是对的?什么又是错的?我坚信万事万物终有对错,都应该有一个标准答案。在《你愿意嫁给自己么?》我有提到,从小特别不擅长语言类科目,为何极其热爱数学——因为它总能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。并且如果一旦做错选择,那么我就会陷入深深的懊悔,开始内耗。可实际上,生活中的选择和决策远比数学题复杂,它们往往没有标准答案。我们处在的每一个时间节点都受限于时间、空间和认知的局限性。毕竟,一叶障目,怎见泰山?

我的这种认知第一次受到挑战是在我了解到实际现象的复杂性时。以前家乡因经济条件受限,听说一些家庭无法正常娶妻生子,于是这种环境催生了买卖妇女儿童的需求。从法律和道德的角度来看,这无疑是错误的。但假设,卖方愿意,被卖方也接受,虽然本质上是一场金钱交易,可结果却是双方都接受这一交易。这让我开始怀疑,之前坚定的黑白判断是否过于简化了人性的复杂和社会的现实。以及后来,看到有些买来的妇女和家庭其乐融融,我也不禁开始怀疑自己。

学生时期,我也有遇到过大大小小不公平的事情,以及步入社会遇到的各种人情世故,让我进一步意识到事物的多面性。每一个决策和判断都不可能仅仅分为对错,而是需要在复杂的社会背景和个人经历中进行权衡。例如前段时间分享的 V2Ex 老哥由于其纯粹的性格,与新工作的职场环境格格不入,最后闹得大家都不欢喜。我相信,大多数人也曾遇到过类似的事情。我逐渐意识到,万事万物似乎没有天平可以衡量,更像是一个跷跷板,时而上时而下。在动态发展中的事物,用绝对的眼光去衡量是不可能的。

我曾陷入黑白灰价值观很久,甚至以为掌握了人世间的法宝,想用它去敲打每一个人。

工作后,我开始见山观海,看世界。不断的经历和体验,让我看到了同一个世界处于不同时空的众生相。特别是年初的川西之旅,短短几天跑了万里路,体验了许多人的生活。这不是我第一次了解文化的差异,毕竟山在哪里和山在眼前,天壤之别。

在旅程中,我体验到了完全不同的文化习俗。比如云南丽江纳西族的男士在家带小孩,而女士在外为生活拼搏奋斗。川西路上步行前往拉萨的藏民,他们的虔诚信仰深深触动了我。还有骑行者沿 318 国道前往拉萨,我也曾梦想着骑行 318。河南延津的戍边英雄肖思远,他清澈的爱,只为中国。这些五彩斑斓的众生相,击碎了我过去的黑白灰世界观。

是啊,如果你只认为存在黑、白、灰,总有人会用纯粹的信仰、爱,来挑战你的观点。那么,究竟什么样的价值观才能让我们少走弯路呢?我不断思考,询问朋友,但每个人的回答都不尽相同。有人说:做大家都认为对的事;有人说: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;还有人说:只有做错了,才知道什么是对的。

有一次,我和女朋友争吵后,冷静下来思考:这并不是第一次恋爱,为什么感情中还是容易发生争执?可是感情中除了原则性问题,其实并不存在绝对的对错。每个人从小的原生家庭、教育经历、生活阅历,加上经历的磨难,构成了独一无二的个体。我喜欢苹果,给喜欢梨的你一个苹果,期待你接受我的爱。但你却在想,为何不是梨?

有些人早早辍学,打工养家,我们可能会说他们应该追求更多。但对他们来说,能够维持家庭的基本生活已是成功。还有一些人苦学十八载,最后 996 工作,我们可能羡慕他们的收入。但对他们来说,这样的工作可能充满了无声的苦楚。

生活中的决策和判断往往不可能简单分为黑白灰,也不存在绝对的是非。事实上,很多问题复杂多变,涉及多种因素和不同角度。世界上超过 70 亿人口,近 200 个国家,超过 5000 种地方语言,成千上万种文化习俗,更难区分所谓的是非对错。

我们唯一能做到的是,不要把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。虽然运动是物质的基本属性,但人生每个阶段的幸福,本质上是内心的充盈和精神力的富足。一定会有人反驳,我也没有选择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,可是别人的选择却给我带来了的痛苦?那我应该怎么办?

我们应该向内修心,向外求助。充分理解当下社会的公序良知,借助法律和道德的力量。毕竟除了身体上的痛苦,大部分的痛苦源于认知的局限,我们内心应向善向美。如果无法自行解决,就寻求家人、朋友、教师或社会的爱心帮助。虽然可能遇到一两个坏人,但并非所有人都是坏人。

我们的决策不仅影响当前,还潜移默化地塑造长期的影响。像那些一出生就在富裕家庭,享有优质教育和资源的人,他们可以先睹为快地看看这个世界。你可能羡慕他们的选择自由,但其实你也可以放心大胆地去追求你的梦想,只要切记不要把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。同时,一路上我们也不能总是只追求果,而忽略了过程中最重要的因。

《你愿意嫁给自己么?》是我对内心的审视,一份关于内在价值观的导向。而《不要把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》则是对外部世界的价值观导向。实际上,并没有一个标准的价值观。我认为,我们应该首先让自己内心充盈,精神富足,坚信真善美。同时,进一步理解全球主流文化,尊重非主流文化,包容弱小群体。

最后,我们应执着于理想,纯粹于当下,不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寻找幸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