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不推开那扇门?

810

最近下班后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,情况如下:我在七楼工作,每天中午下班后都是走着步梯下楼。楼梯尽头一层有一个右拐角,再由楼梯门可到达大厅内打卡位置。由于楼梯门为一对门,可能是因为设计原因或别的缘故,反正经常只有一扇门打开,所以道路突然变窄,就造成每天下班的人流在这里堵塞。

我就纳闷了,为啥不能把另一扇门也推开呢?就是有些人宁愿排队,宁愿等,都不愿意用手指头戳开它。可能是有些人认为那一扇门打不开,可能是有些人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,可能是有些人坐着电梯下来从来不知道有这扇门。就算有人打开了这一扇门,也并不会有人注意到它,可能会感觉今天怎么不堵了。它好像是薛定谔的猫一样,处于一种叠加态;除非哪天另外的一扇门也关上,就会有人发现最初只打开了一扇门。

当初在郑州疫情放开管控一个月后,我们公司领导层都未决定放开管控。原因是公司作为大型医药流通企业,必须保证药品流通供应承担应有的社会责任,但是集团内部论坛上充斥着种种骂声。大环境如此,纵使不放开管控谁又能拒绝感染呢?不出所料,公司上上下下将近两千个人在三天之内几乎都被感染。就这样,公司都不放开管控;后来为了稳定情绪,一些距离很近的回家了;其余不能回家的,如果坚持发烧上岗,体温不低于 38.5°,每人每天奖励 100 元。

疫情感染过后,临近年底物流子公司的业务繁忙,公司领导要求所有部门去仓库支援。并且口头保证将根据出勤次数奖励现金。部门老同事说这都是老传统了,一边劝着你去,一边自己又不去;人力资源部门最后统计支援出勤次数,各位同事又是积极证明自己去了多少次,甚言不信看监控!但人力资源部门表示:仅奖励支援次数最多的 1000 元,于是又有人恨自己去的次数少了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些事情似乎像并没有发生过一样,不再被人所提起。

我受限自小成长的环境,争强好胜的心理格外强烈,什么事都爱拔得头筹。当取得了某种成就并站上了一个新台阶时,总是喜欢指点一二的。因此当时我特别喜欢改变别人,比如同学啊,田径队友啊,甚至女朋友啊,亲人啊等等,就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开始到处奔走相告传递新思想。我很偏执地认为人生必须要追求生命的意义,创造生命的价值,你应该怎么怎么样去做,你这样做不行。以至于到处碰壁,头上磕满了包,或许,叫醒人的只有南墙吧。

下学踏入社会,求职工作,伴随着阅历的增加、智慧的充实。我开始变得越来越理解:每一个人所处的环境和社会阅历都不一样,认知也是大相径庭。我凭什么把一株小草变成参天大树?更甚至我凭什么让大树有花香?我就想吃一口苹果,你给我说葡萄多甜多甜,可我就想吃一口苹果。她可能已经很开心、快乐、幸福了,但是我对她说离开这个浪浪山,外面会更美好。

楼梯拐角处的那一扇门,可能不仅仅是我觉得只有一扇门是开着的,或许哪一天我路过的时候也不会看两扇门是否同时开着。公司领导层对员工不尊重的决策和赤裸裸的剥削,只需拿 100 元便可以弄人性。对我来说,这是一种极致傻逼,但或许有一些人每月还清房贷本来就不剩多少钱,还可以多花100元来改善自己的生活。默默恨自己支援次数不是第一的人,或许存了一年钱就差这1000元买到心仪的相机。

这世间万物终究是让花成花,让树成树。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但人啊,难得糊涂,更难得一世糊涂。